四女同房共榻,说不定彼此间会忽然磨起豆腐来我隐身蹲在房外窗缝偷
窥……不,只是想听听她们会否提起我,有甚麽评价之类啦……
烛火微弱,但见众女一字排开,盖着被子躺于长长的床炕上,正经八百地说
着话儿。
呃,也不是人人都清醒的,二当家周绮就撑开手脚,像只大海星般趴睡:「唿
~唿~唿~」
周绮左侧,依次是李沅芷、骆冰、霍青桐三人成『川』字仰卧。骆冰问起两
女跟敌人交手的经过,她俩便隐晦地说出着了对头道儿,险些失贞的窘态……
依稀见到骆冰摸摸李沅芷作男装打扮的蓄辫秀髮,开解鼓励:「『绵里针』既
将毕生功力尽传予你,芷沅,你就好好继承恩师的志向,往后多杀几个鞑子代他
雪耻吧。余鱼同那厮已被我重创;倒是那张召重走得快,说不定将来会由你替武
当派清理门户呢。」
之前她在那『基吧』初现身,狙击张召重、余鱼同两人,没想到『魔笛兽才』
这样就退场咯。可是按原着,『火手判官』要由在这世界不存在的陈家洛来打倒
耶,李沅芷真收拾得了张召重吗
骆冰安慰完下属,转望向霍青桐:「福康安、余鱼同、张召重、常氏兄弟都
或重伤或失踪,弘历这奸王身边的高手去得七七八八,对我们救回你妹子大是有
利。你既功力尽失,此事就包在我身上,别太担心啦。」
霍青桐郑重道谢,骆冰见她一脸受尽精神创伤的模样,曲起食指轻敲她额
头:「振作些,既然清白总算没毁在福康安那淫贼手上,就当经一事长一智,以
后带眼识男人吧。」
面对骆冰这大姐姐,『翠羽黄衫』低头黯然,罕有地流露脆弱一面:「我再也
不会相信……男人了……」
骆冰没好气地一反白眼:「中了一次美男计,你就要去当尼姑不成如果失
意情场的女人都像你这样子,那世人早就绝后啰。你看我休了老公,还不是过得
好好的」
休、休了老公﹗
看来李沅芷也不清楚上司的情史,乘机探问:「冰姐,听说你是全大宋首个
休夫的女子……你为何要……休夫他待你不好吗」
「这个嘛,说来话长,简而言之,因了解而分开啦。」
就这麽简单﹗
「我跟他也没有翻脸收场,恢复做朋友这样吧。那一趟他上擂台当裁判,我
都有去支持哦。」
「擂台」
「就是『外卖仔』何金银,决战『断水流』大师兄那经典一战呀。」

「喔﹗在擂台上自爆衣衫的那个裁判『奔雷手文泰来』,原来就是冰姐你的
前夫」
周绮突然梦呓大叫:「无~敌~风~火~轮~﹗」
真不晓得该如何吐糟了,我决定为这游戏世界的文泰来默哀一分钟……
跟李沅芷闲话过后,骆冰盯着霍青桐项上的红色犬用颈圈:「那陈浩南说,
这封锁你武艺的玩意,只有你的意中人方能卸下妹妹,那你遇上福康安前,可
有其他合眼缘的男子若有的话,自可找他来帮忙啊。」
霍青桐犹豫片刻,吞吞吐吐:「有一位……青年使刀高手,我很钦佩仰慕……
但谈不上是……意中人……」
喂﹗又冒出一个青年使刀高手来当我情敌胡斐吗不对,看袁紫衣满口喊
我『小敏俊』,胡斐应该从没存在过……霍青桐说的到底是谁
骆冰突然推销起我来:「那你要不考虑一下陈浩南」
「怎、怎麽可能﹗他行事古怪,武功低微,头髮不僧不俗,还是红色的……」
「他没有你说得那麽一无是处。」李沅芷随即反驳:「他甘愿扛下污名,挽
回师父和我的声誉……」
还是李沅芷对我较具好感啊……至于顶着这个红色樱木平头装,都怪少林寺
害我化身成和尚『虚竹』呀﹗
「本以为他仗义相助我营救喀丝丽,那知他说不喜欢女子是骗我的。撒谎减
轻我的戒心来亲近……他跟福康安差不了多少,都是垂涎我的……身子……」
霍青桐说着说着,李沅芷似受感染,也许是忆起陆菲青受魔笛摆布时,狼相
毕露的一幕:「为甚麽男人都总想……染指我们呢……」
骆冰咭咭一笑,复正色问道:「我说你俩呀,都想将来的情郎丈夫,生得比
自己好看、长得比自己高大、比自己更聪明、更能打,连家财也比娘家更多,对
不对」
「嗯……」
「换言之,男人得到的,就是一个生得不及他好看,比他矮、比他笨、比他
弱、比他穷的女人啦﹗那他不图你的身体,还能图个甚麽」
真是一针见血﹗不愧是一代淫后﹗请受小人一拜﹗
咦淫后……我懂啦﹗这个骆冰有异于原作的独特性情,九成是来自我电脑
里那些淫后、淫传的色文
骆冰一番话,说得霍青桐及李沅芷无言以对;时候不早,她便灭了烛火,着
两女先睡一觉,明早再计议如何救出香香公主。
那明日是要开作战会议了,我也乖乖回客房找周公吧——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「周绮﹗你这麽做……不好吧」
「有甚麽不好我只是想知道真相哦﹗沅芷,你帮我按着他,免得他突然醒
过来﹗」
是李沅芷和周绮的声音扰人清梦啊你俩……
昨天白昼陪李沅芷闯『基吧』;晚上又伴周绮闹妓院,我一上床便倒头大
睡……已经天亮了且慢,她俩怎麽坐在我床上——
「哇﹗李、李姑娘﹗你制着我双手干吗周、周当家﹗你怎麽扒开我的衣
服」
压住我两腕的李沅芷忍俊不禁:「你怎麽不先卸了女妆才睡觉居然还穿着
这一身桃色的……妓女衣裙……」
「我昨晚太累,一时忘记了﹗周当家﹗你拽开我的裙襟究竟想怎样」
「果、果然﹗」周绮惊见我身穿她的粉红肚兜:「你、你当真穿着我的亵衣﹗」
「你别误会﹗我不是有女装癖啦……」是你家总舵主昨夜趁你喝醉时,脱下
你的亵衣亵裤,再恶意地硬套在我身上呀﹗
「我晓得﹗你不用解释啦,冰姐全告诉我了﹗她说,当时我被『迷春酒』迷
倒,险些就要被抬去做花娘,于是你只好脱了我的亵衣,男扮女装代替我去应付
那『黑白无常』……」
这种毫无逻辑的说法,只有你周绮的简单头脑才会相信吧然后果如骆冰所
言,她真的甚麽都记不起,浑没留下阴影啊……可是,骆冰为何要编出这大话来
『俏李逵』手指我穿着的肚兜,一改男孩子气,腮红娇羞:「冰姐说,你已
看过我的……裸身,她要为我作主,将我许配给你……」

「还有沅芷的份儿﹗」周绮再牵住李沅芷:「昨日在那『基吧』,你跟她有过
肌肤之亲,事情也在众姐妹间传开来了,冰姐说,她也跟我一样,都先跟你定个
婚约﹗」
「慢、慢着﹗周绮﹗你说自己的事情好了,怎麽拖我下水……」李沅芷腼腆
起来,错开目光,但无宁更其像是在等我表态……
古装世界万岁﹗一如任盈盈、陆无双她们一样,未嫁闺女冰清玉洁的胴体既
被我看光了,早晚都会委身于我呀﹗
「喂﹗你想不认账吗你敢耍赖,本姑娘就像捏爆铁胆般,捏爆你头颅﹗我
昨晚还做了个怪梦,双手扼碎了四颗鸟蛋﹗」
哎,李沅芷跟周绮,綑绑送上门大优惠定是霍青桐太难追求了,臭电脑皇
恩浩荡,大幅调低攻略她俩的难度……
我忙坐起身来,各握住李沅芷和周绮一只手儿:「我都敏……不,我陈浩南
求之不得啦﹗」
「但我们昨日才初相识,这麽仓卒就决定嫁给我……你俩当真……喜欢我」
短髮清爽,小麦色脸蛋的周绮大点其头:「我妈跟我爹还盲婚哑嫁呢﹗冰姐
说『闪婚』也有好处,会让彼此充满新鲜感……喂,其实『闪婚』即是甚麽」
白帽、白长衫马褂的男装李沅芷,羞涩地跟我轻声耳语:「你都亲过、抱过
我了……还能不喜欢你吗」
好﹗既有夫妻之约,那接下来嘛,大家理应先亲热一下吧,嘻嘻……
「好啦,婚约谈妥啰﹗冰姐和霍青桐早在等着,要商议怎麽救出香香公主
呢﹗我们快过去﹗」
呜,这《书剑》线真吊人胃口,呜呜呜——
(待续)[/rihide]

深度学堂(www.deepxt.com)专业收集秀人网、尤果网APP、ROSI、Beautyleg美腿写真、AISS爱丝、丝慕社等以性感尤物、丝袜美腿、制服诱惑为内容的超高清写真套图,并提供在线浏览,致力于做最全面的尤物写真分享网站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