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嗯」灯子脚下一个踉跄,差点摔倒。我赶紧扶住她。

「你没事吧?」

「没,没事。」她的脸红了红,不自然的避开我的目光,「距离已经很近了,共感正在变得强烈。」她抱住自己的双臂,压迫乳房挤出深深的乳沟,仿佛十分难受的样子,「那个恶棍,居然如此折磨纯白的胸部,嗯啊啊……」「辛苦你了,一会儿的战斗,就交给我和美肉女战士吧。」「我还可以战斗的。」灯子红着脸努力摆出坚毅的表情,只是那微微张开的红唇里不断地吐出难受的喘息,如今她的黑丝连体衣已经变成了接近透明的开档露胸款式,战斗力估计只剩下三分之一就算她原本身体素质在我和志乃之上,恐怕也已经是强弩之末。

「那么你就作为预备队吧,这里的建筑房间都不大,室内战斗,三个人反而会碍手碍脚,我和美肉女战士支撑不住了,你再出手。」「我知道了,你们也多加小心。」当我们入侵到贝朗的新据点时,最先遇到的是他的女战斗员,我一眼就认出了曾经合作过的华国女侠,冰雪神女闵柔(注1 )。华国女侠被洗脑后无法发挥出灵巧的武功招式,敏感的身体又妨碍了内力运行,可以说是最不适合当女战斗员的,我们三人合力,轻而易举的将其拿下。

接着,我们来到囚禁惠美的地方时,她还穿着白丝战斗服,当然和灯子一样,胸部和裆部的部分已经消失,乳头间挂着一副带着搭扣的链子,金色的乳环刺穿了肿胀的红色凸起,这是用来驯养女犬的,我曾经也被这么折磨过,当搭扣系上皮带,由人牵引时,再高傲的女英雄也会乖乖的爬起来。当时,尚保有纯洁矜持的我努力拒绝,结果乳头肿胀的有如今的两倍大,比我的手指还粗。

除了乳头的折磨,红色的鞭痕布满了惠美全身,原本光洁的皮肤现在绽裂开来,露出血腥的肌肉组织,精液涂抹在上面发出难闻的味道,很可能已经引发了炎症和高烧,所以哪怕我们出现在面前,惠美也迷迷糊糊的没有清醒。

「你怎么敢如此折磨一个女英雄!停下你手中的邪恶勾当!」我心痛的想要立刻救下女儿,可在那之前还要跨越贝朗这道难关,我嘴上说着英勇的台词,实际上对方浑身隆起的肌肉让我两股战战,即像是恐惧,又像是这受虐的体质在感到兴奋。

「哼,你们这群婊子总是不吸取教训啊!居然又来一个丝袜婊子,还有……一个乳胶母猪?我倒是好奇你们是怎么找到这里的。」贝朗丝毫不在乎我们的威胁,反手一鞭抽在惠美的阴户上,引出她又一声呢喃,几滴淫液洒落,她保持昏迷一动不动,看来确实已经被折磨的精疲力尽。

「不要小看我们变身女英雄,美丽与正义是必胜的,我爆乳乳胶战士——」「还有我丝袜女战士美肉——」我们两人好似舞蹈的般滑动双臂,摆出日系女英雄的优美造型,「要为所有被你迫害的柔弱女性,给予你正义的制裁!」「不错不错,希望你们在成为我的女奴之后也能天天表演给我看。」对于我们挺胸翘臀的英姿,绝大多数女性都表示憧憬,cosplay 层出不穷,而贝朗这种罪犯却只能看到欲望,渴望摧毁这一切。

他狞笑着向我抓来,瞄准的正是我的奶子。

凭借多年的战斗经验,我的反射神经想要驱动身体后退,可是脚下的芭蕾舞高跟靴方一动作,就让我失去平衡,毕竟是专为女奴准备的拘束装置,从脚尖到脚踝绷紧与地面呈90度,走路时只能以非常小的幅度迈步。而我采用这装备的本意也是放弃所剩无几的战斗能力,作为更加性感的女战士吸引敌人的注意,从这方面来说,我已经成功了。

一个踉跄,贝朗的五指嵌入我的乳房,淫兽改造产生的乳汁像水枪一样飚射出来,却又因为乳胶衣的贴身性和气密性,乳汁被封锁在衣物内,贴着乳胶内部包裹住我的乳房,然后向下扩散,这一切都在内部进行,从外表看我依旧是光鲜亮丽的女英雄。这就是我选择乳胶衣作为制服的原因,如果是其他布料,我胸腹之间恐怕已经完全濡湿变色,显露出耻辱的姿态。

「mmmmmnnnnnn !」我闭紧嘴巴,忍耐住不发出影响士气的娇啼,只从鼻间泄露出闷绝之音,好像母猪那样,这也是我们女英雄最容易获得的侮辱性称号,不得不说这非常形象的概括了我们忍耐侵犯时的样子。不过哪怕是母猪女英雄也是女英雄,我抓住贝朗的手将其扯离自己的乳房,我在乳胶表面涂了一些润滑油,这让我看起来更光亮,战斗时也会起到作用,比如这种时候,我的力量虽不大,也能够成功脱身。

见我受袭,志乃娇喝一声勇猛的向贝朗发起冲锋,以肩膀为冲角,合身将贝朗撞开。

面对冲进自己怀里的女战士,贝朗连哼都没哼一声,扎实的胸肌竟然与志乃的肩膀平分秋色,仅退了一步就稳住身形。美肉女战士已经是丝袜女战士中力量最大的了,没想到依旧差了那么多。

贝朗伸手探入志乃的裆下,两根手指隔着丝袜深入小穴,扣紧了志乃的骚逼向外拉扯,像是要将整片阴唇连肉一起撕下来。

隐藏内容
本内容需权限查看
  • 游客: 1元
  • 会员: 免费
  • 永久会员: 免费
深度学堂(www.deepxt.com)专业收集秀人网、尤果网APP、ROSI、Beautyleg美腿写真、AISS爱丝、丝慕社等以性感尤物、丝袜美腿、制服诱惑为内容的超高清写真套图,并提供在线浏览,致力于做最全面的尤物写真分享网站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