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边的小屋,虽然也些旧,但经过一番整理,倒也十分素雅。
“这里虽然不能和阳明山上的豪华别墅相比,但却是个隐居的好地方,反正只要和你在一起,什么都不重要。”
嘉义的山区,风景十分秀丽,再加上人烟稀少,是我们选择隐居地点时但重的地方。我和母亲已经搬来这里将近一个多月了,但一个多越来,却一直在整理这间老旧的破瓦房,没时间好好亲热。
“隔壁的阿婆问我们俩是什么关系,我跟她说是夫妻,她竟然相信了。”
“有这种事?”
“当然,因为我骗她说,你是我的童养媳,十五岁时就已经嫁到我家,所以年纪看起来有些差距。她还讶异的说∶「这年头童养媳的人家已经很少了,想不到还能在这儿遇到!」妈,你说好笑不好笑?”
“真是个大骗子,怪不得连妈妈的身体也给你骗来了。不过这样也好,以后在这个村子里,就不用再担心身分被怀疑的问题了。”
一个月以前,我和母亲在教堂后的小凉亭中发生了第一次乱伦关系,自此以后,我们无法再用平常的母子关系来相处了。
其实在发生关系以前,母亲心中早已做好了盘算,决定离开那个男人,投奔我的怀抱,但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因为母亲优渥的生活,全是那个男人所提供的,如今一走了之,那男人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。
唯一的方法,就是逃!
母亲带着二百万的私房钱,丢下豪华的别墅与我远走高飞,唯一从屋子里带走的,只有三大箱的性感内衣裤。
“这是小宝的最爱,妈妈要留在身边,每天穿在身上。”
母亲的体贴让我十分感动,确实,当母亲换上那些性感内衣裤的时候,就彷佛换了个人似的,和母亲做爱的时候,如果没有这些内衣裤的帮忙,将会使美妙的性爱失色不少。
而我呢?只留下一封离家出走的信,就这么告别了那个冰冷的家。
山上的小屋,却是我们的人间天堂!我和母亲除了偶尔外出购物以外,鲜少出门。在终日紧闭着的门扉中,我们任由欲望无止境的流动,房间里只有一张大床,散落一地的,是各式各样新奇的性爱淫具、母亲的性感内衣裤、擦拭精液的卫生纸团、和增进情趣用的各种黄色书刊和录影带。
只要一进到了屋内,什么人伦道德、什么礼义廉耻,通通都是狗屎!在小屋里,只有无止尽的性、爱、欲、淫┅┅短短的不到半年之中,我与母亲尝尽了性爱的甜蜜果实,没有了母子的禁忌之后,母亲便得放荡不羁,有时候甚至会主动要求做爱,这是我从未想像过的。
圣洁如圣母般的母亲,脱了衣服之后,其实也只是个普通的女人。
虽然这样的日子很快活,但好像┅┅寂寞了一点┅┅”
躺在床上正在被我猛力抽送当中的母亲突然说出了惊人的话。
“妈妈,你别想太多了,这屋子是我俩的天堂,只要有我在,我保证妈妈每天都能有无尽的高潮。”
母亲笑了,很久没看母亲笑得如此灿烂。
“这个我相信,小宝的能力,就连那个叫小娟的都能狂泄三次,妈妈哪有什么不满,只是┅┅我是说┅┅我们该不该┅┅”
“妈┅┅难道你想┅┅”
母亲显得腼腆。已经能够和我疯狂做爱的母亲竟然脸红了,可见这件事实在让人难以启齿。
“妈妈今年已经四十多了┅┅”
“妈妈是个大美人,一点也不像四十岁的女人,你就别耽这个心了。”
“说到哪去了?妈妈不是怕老,而是┅┅既然你已经对邻居们宣称我们是夫妻,儿邻居们也都相信不疑,难道你不觉得┅┅我们因该┅┅生个┅┅”
“小孩?我跟妈妈?生下自己的小孩?”
母亲拉起被子盖在脸上,生小孩的提议确实让她尴尬的无地自然,毕竟她也清楚,母亲跟儿子乱伦所生下的孩子潜藏着许多的危险,这是大部分有乱伦关系的母子或父女所尽量避免的,而母亲却主动提议,也让我吓了一大跳。
但回头一想,母亲毕竟仍旧摆脱不了做母亲的影子,自己的儿子,如今却成了自己的丈夫,如果没有一个小孩来维系两人的关系,她担心又会重蹈覆辙。
“我知道了。妈妈要生,我们就来做一个吧。”
“真的?”母亲从被窝中探出头来,用犹疑的眼光看着我。
“妈妈为我牺牲太多了,更何况,我也喜欢小孩,如果是妈妈和我的结晶,我高兴都来不急,哪有理由反对。”
从那天起,我们不再刻意避孕,也不再有激情的性爱游戏,我做爱的唯一目的,就是要将精液一滴不剩的注入母亲的子宫里,对于已经算是高龄产妇年龄的母亲而言,再次怀孕不但是生理上的挑战,更要接受心理上的冲击。
十八岁的我,就要做爸爸的,孩子的妈妈,也是我的妈妈。
多么可笑的人生。
┅┅
三年了。
一晃眼就是三年。我站在阳明山一片荒废的工地上,空洞着望着前方。
“想不到三年的变化这么大。”
原本豪华的山间别墅,如经已经被移为平地,听说母亲以前的那个男人因为经商失败,已经逃到大陆去了。这栋别墅,也因为新的屋主要改建大楼而被拆成瓦砾,任人看了不禁唏嘘。
“是呀┅┅还好我们走得快。”
一旁的母亲抱着我们两岁大的女儿,看了眼前的一切,再看看襁褓中的小生命,静静的回忆着四十多年来的坷命运。
“不知道小教堂还在不在?”
“你想的应该是凉亭吧。”
“哪天我们再到凉亭内翻云覆雨一番,你说好不好?”
母亲不答话,突然将话题一转。
“你爸爸就住在不远,我陪你去看看他吧,他毕竟是你的亲生父亲。”
“你也一道去吗?用什么身份?前妻还是媳妇?”
“都不重要了。”
车子一路上山,却在荒辟的地方停下,抬头一看,石牌上写着“阳明山国家公墓”,这里就是父亲的新家,也不知道他住得惯吗?
去年的大地震,夺走了许多人的性命,有人在南投的某间旅社的瓦砾堆中找到了他的尸体,但他为什么要千里迢迢从台北到南投去送死呢?难道他已经听说了我们母子隐居在中部山区的消息?是为了找我吗?
这是个永远不解的迷。
【完】[/rihide]

深度学堂(www.deepxt.com)专业收集秀人网、尤果网APP、ROSI、Beautyleg美腿写真、AISS爱丝、丝慕社等以性感尤物、丝袜美腿、制服诱惑为内容的超高清写真套图,并提供在线浏览,致力于做最全面的尤物写真分享网站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