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真佩服死老头的泡妞绝招——死皮赖脸都给用上了!几乎每天黄昏都会准时过来接丈母娘去喝茶、吃饭、跳舞什么的,他是爽了,我可得为自己对他那点怜悯之心付出代价。丈母娘去约会,我也只好每次都留在家里带宝宝了,每次看到丈母发娘那为难的表情,我都会跟她说:“没事的,家里有我呢!”
结婚的东西都准备得差不多了,可我并没感觉到丈母娘脸上的喜悦之情,也许她舍不得宝宝,也许是舍不得这个家,也许是舍不得、、、、、、!不过我是发自内心地为她高兴,只是有时我真的不敢去正视她的眼神!
死老头好象特别钟情西湖大酒店,婚宴毫无疑问地办在了这里,有钱人似乎都是这样,喜欢讲排场,炫耀身份。来接亲的车队都是清一色的奔驰,几十桌的酒水都是高档的洋酒、红酒。连婚礼结束后,都请了专业的舞蹈队、歌唱家在舞台上演出。
我没有特别的兴奋,只是又见到了很多以前的同事,我想他们肯定也跟当初的我一样,觉得世界为什么会如此眇小!陪着死老头一桌桌酒敬过去,唉!现在应该说老丈人。不过可以看得出,他今天真的很高兴,酒也喝了不少。我呢,虽然陪伴在身后,却没有喝多少酒,大多也只是沾沾嘴唇而已。丈母娘也是一杯接一杯的喝,我还是第一次看她这么喝酒,没发现也是海量呀,真是真人不露相呀!
当敬到以前那桌熟悉的同事时,就是那亮丽的灯光也无法掩饰我那尴尬的表情。我硬着头皮跟他们每人都喝上了一杯,可我的心里真的不是滋味,TM老天你不是捉弄人嘛!虎母无犬女!老婆的酒量似乎也深得丈母娘的真传,看她一杯接一杯的样子,我心里还真没底,等下该怎么把她弄回家。
参加死老头婚礼,唯一让我眼前一亮的是他那我从未见过面的女儿——晓雨。高挑且凹凸有至的身材,再加上那迷人的笑容,足以诱惑每一个参加婚礼的每一个男人!结婚了的悔恨不已,没结婚的肯定暗自庆幸,毕竟,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!
一整个晚上,我除了跟她点头微笑了一下,就没再有过任何的语言或肢体交流。不是我没有色心,而是我在老婆和丈母娘面前不敢有任何造次,加上我并不是那种性饥渴的男人,犯不着见到美女就得去地板上捡眼珠子!
在婚宴结束后,死老头已醉得不省人事,坐在那椅子上都无法去送客人了。丈母娘看来有所保留,都可以坚持到最后,我真的很担心:死老头这样,洞房还有办法入吗?
在婚宴结束后,死老头已醉得不省人事,坐在那椅子上都无法去送客人了。丈母娘看来有所保留,都可以坚持到最后,我真的很担心:死老头这样,洞房还有办法入吗?
客人们几乎都走光了,死老头依然斜靠在椅子上,睡得跟死猪一样,看他那口角流出的口水,我敢保证他肯定做了不少春梦。丈母娘跟晓雨走到他跟前,用力地想把他摇醒,可他刚微微睁开眼又闭了回去。老婆也已经开始说糊话了,她费力地睁开眼,半眯着眼睛,晃着头朝四周望了望,嘴上吱唔着:“亲爱的!他们都走了没?走啦!哈哈!那我们也可以回家了!”
我正要说点什么,晓雨面对着我开始说话了:“姐夫!要不你们晚上也去我家睡吧,家里房间有那么多。我爸他喝多了,我看我跟姨是没办法把他抬回家。”嘿!这小妞,嘴巴还蛮甜的嘛,还姐夫呢!真是的,为什么叫我丈母娘不叫妈妈呢?不管想想也对,年轻人嘛,也得给她一个适应的过程。丈母娘的眼光也投向了我,这容不得我多想,毕竟我是这里唯一的男人!
在跟酒店处理好一些事情后,丈母娘扶着老婆,我跟晓雨架着死老头,摇摇晃晃地走出了酒店。我远远就看到了停车场里那死老头的大奔车,当我们费力地将死老头拽上车的时候,我那喝过酒的身体已经炽热起来,脸颊开始有了汗水。只是在扶死老头下来时,我的手不时地触碰得晓雨那细腻的皮肤,初次见面,我是不敢有什么非份之想,但多少还是让我倍感不适。
我会开车已经好多年了,可大奔却的确是第一回开,坐在上面的感觉让人有些飘然,难怪上次老婆会大呼小叫的。当我把车开到他家后,又开始扶他上楼,不过还好有电梯,要不然,这种光荣的任务足以让我少活半年。即便如此,扶死老头回家的这个过程,消耗的热卡也绝不会少于我床上一百个回合的运动量。唉!物是人非了,TM都是我老丈人了,为他做点事也是应该的,况且孝敬老人一向是我的美德!
有钱人就是不一样,房子也大得出奇,而且还是复式楼,这个地段的房价,我TM一年的薪水还不够买个卫生间!将死老头伺候卧床后,晓雨将我领到二楼的一间客房,老婆已经早早就躺在床上呼呼大睡了,而我在晓雨下楼后,我忘乎所以地脱下了那沉重的西服。
死老头家真的是奢华,这所谓的客房也比我的主卧强多了,里面的设备丝毫不亚于五星级宾馆,怪不得老婆一躺下就跟周公解梦去了,她男人进来了竟然毫无知觉!我将浴缸注满了温泉,整个人浸泡在里面,我紧闭着双眼,脑海里似乎还是无法相信这已经存在的事实!
经过温泉的洗礼下,我感觉身上有一股难以言喻的兴奋劲,当我离开浴缸,正在用浴巾擦拭身体的时候,房间里走进来一个人——是丈母娘。啊!我没关房门,见鬼!我怎么这么粗心呢,又不是在自己家。
当我转过身子看到丈母娘发楞的神情时,我也有也点不知所措,只是双手将浴巾按在了自己的三角地带。丈母娘手里端着一杯茶水,不用猜,我也知道,那肯定是想给老婆醒酒用的。我赶紧说:“对不起!我还以为在家,就忘了关门了,你招呼洋洋吧,我进去换衣服。”的确,在陌生的环境里,我并没有想象中那样从容。
我逃进浴室,将里面的浴袍穿了起来,只是我一直犹豫着,到底要不要出去,因为那不安份的DD又将那本就宽松有浴袍撑了起来。我还是走了出去,毕竟,丈母娘又不是没见过我的这玩意。丈母娘一直在叫唤着老婆的名字,可她却睡得跟死猪一样,一动不动。在摇晃老婆的时候,我从侧面看到丈母娘那弯着腰时,那并没有带胸罩的乳房也在有节奏地晃动着,我走上前去,跟丈母娘说,要不算了吧,酒喝多了,多睡会就没事的。
丈母娘站了起来,将茶水放在桌面上,交待我等老婆醒了要给她喝。我应付着她,跟在她后面,打算去关房门。就在丈母娘走出房门的那一刹那,她那妩媚的回头一望,引爆了我那早已燃烧的欲火。美女科长的那关门动作,此时发挥了积极的作用,这也说明了一个问题,那就是无论做什么事,都要虚心好学,活到老,学到老!
门随手关了起来,而声音却控制得相当美妙,我可不想打扰老婆那甜蜜的梦境!我紧紧地环抱着丈母娘,那近乎干渴的嘴唇在她那努力地寻找着滋润的源泉。丈母娘抗拒着,嘴里发出那断断续续的声音:“别!——别!——别!他——们会——看——到的!”我可管不了那么多,急促地回应着:“没事,他们醉了,睡着了!”
女人是会溶化的冰,在欲火激情燃烧下,那份矜持、含蓄就会逐渐消逝的无影无踪!我们的舌头在交缠着,我的浴袍在她温柔的抚摸中滑落,我将她抱了起来,冲进我隔壁的另一间客房。我疯狂地脱下了她身上的武装,那令我意乱情迷的身体毫无保留地展现在我面前,我亲吻着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肤,在她那动听的呻吟声中,我将自己粗壮的DD挺进了那刚发洪水的洞中、、、、、、!
我一直坚信:我不是随便的人,但我随便起来不是人!在酒精的助威下,我坚持战斗了一个多小时,街头的人们肯定还穿着棉袄,而我却汗滴禾下土了。其实这时,我倒有点怪起死老头来,真是的,南方城市还搞什么暖气,多运动不就得了,要是在北方,那还不要冬眠了!
高潮后的女人愈加地迷人,我本想继续温存一会,可她却催我赶紧回去,说要是被人知道了可就残了。我理解她此时的感受,不过我心里好象也开始有点内疚起来。唉!真的对不起!老丈人!我做好人做过头了,竟然帮你履行起新郎的义务来。罪过!罪过!
当我披起浴袍,走出房门时,一个人正往楼梯口走上来。他看到了我衣冠不整,看到了我那尚存余威的DD。我们彼此相望了近10秒,他才意味深长地往回走,我楞在了这里,心里慌乱地思索着:“不会都看到了吧?这可怎么办呢?”
【完】[/rihide]

深度学堂(www.deepxt.com)专业收集秀人网、尤果网APP、ROSI、Beautyleg美腿写真、AISS爱丝、丝慕社等以性感尤物、丝袜美腿、制服诱惑为内容的超高清写真套图,并提供在线浏览,致力于做最全面的尤物写真分享网站!